日本一道本一二三區視頻_在線不卡日本v二區三區_一道本無嗎dⅤd在線播放一區_一本大道道香蕉a_日本一道本高清二區

圖片小說
圖片
小說

半百老翁老牛吃嫩妻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ziheng88.com


老扒55歲,妻早喪,和三個兒子輪流住,三個兒子已婚,大兒媳張敏26歲,二兒媳25歲叫陳法蓉,三兒媳叫陳紅23歲,三個兒媳婦都嬌媚動人充滿成熟少婦的風韻,老扒看著她們經常jī巴豎立,真想抱住她們好好肏一肏,可她們正經的樣子讓他……今天老扒得知大兒子要出差兩個月,便借了幾本公公和兒媳偷情的淫穢光盤回家,放在顯眼處,自己故意早出晚歸,他發現光盤都被動過,一天老扒對張敏說要到老朋友家去玩中午不回了,他偷偷到樓下躲好,一會張敏提著籃子去買菜,老扒進屋躲在自己房間,打開電視,原來他在客廳裝了微型攝像機。不久兒媳回來了,只見大兒媳進她臥房換了件白色透明的吊帶短睡裙,里面什么也沒穿,兒媳拿了本光盤放入影碟機,并把門反鎖好左在沙發上,頻幕出現一個丑陋老頭和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婦性交的淫穢畫面,張敏這時把吊帶拉下露出白嫩的大nǎi子,并把裙擺撩到腰間,露出粉嫩的騷Bī,她一手撫摸nǎi子一手撫摸騷Bī,老扒看得心頭狂跳把自己衣褲脫光,邊看頻幕邊搓著大jī巴,他忍住沖動過了10多分鐘才打開房門,走到兒媳面前,張敏猛然看見公公光著身子站在面前,胯下的大jī巴怒挺著一跳一跳的,驚叫道:「公公…你…」老扒撲在兒媳身上:「騷媳婦…騷Bī是不是想要大jī巴了……讓公公好好肏肏……」不由分說撐開兒媳白嫩的大腿,大guī頭順著yín水肏入兒媳婦的騷Bī。  張敏叫道:「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婦」呀……啊……好痛……你的jī巴太大了……「張敏掙扎著想擺脫公公的大jī巴。  老扒一手抓緊兒媳的雙手,一手抓住兒媳一條白嫩的大腿大jī巴用力一頂肏進大半張敏:」啊……好痛公公。  不要……我是你媳婦……你別……啊太大了……你放開我……「張敏扭動屁股想擺脫公公,老扒順勢拉出大jī巴再用力一頂終于全根盡入,老扒輕輕抽動大jī巴,一面制止兒媳掙扎一面伸舌舔吮兒媳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這樣干了10多分鐘張敏嬌聲呻吟著:」不要……公公……放開我……啊……好美……不……大jī巴……用力……不……你不能這樣……「放棄了反抗。老扒見機改變招數,雙手抱住兒媳的白嫩大屁股開始大力抽肏,肉與肉的撞擊聲,yín水」卜滋「聲,老扒的淫笑聲,兒媳的呻吟聲不絕于耳,使整個客廳充滿淫靡之聲。」啊……好美……公公……別停……用力……媳婦要來了……啊……「張敏抱著公公的屁股來了第一次高氵朝,癱軟在沙發上,老扒感覺到兒媳的淫Bī來了高氵朝,忍住shè精沖動,抽出濕淋淋的大jī巴,張敏感到一陣。空虛,心里舍不得公公的大jī巴可又羞于出口,老扒淫笑著說:」媳婦……整么樣……公公的大jī巴不錯吧……「  張敏從淫欲中清醒過來,想到被公公強奸,哭了起來,老扒坐到沙發上摟過兒媳婦撫摸著兒媳的大nǎi子說:」公公不好……你太美了……公公忍不住……來……看會電視「這時畫面里那對翁媳正,用69式互相口叫,淫聲不絕于耳,張敏臉一紅想站起來離開公公的摟抱,卻被老扒拉進懷里跌坐在公公的大腿上肥嫩的屁股貼著公公的大jī巴,心里一陣慌亂,老扒一手搓著一只大nǎi子,嘴舔著一只呆子,另一只手撫摸著兒媳的騷Bī,大jī巴還一跳一跳地敲打兒媳肥嫩的屁股,張敏受到如此挑逗,淫欲又起,呻吟著:」不要…公公……啊……不要再逗媳婦了……媳婦受不了了……「老扒讓媳婦坐在沙發上仔細地看著這嬌媚的兒媳婦,只見兒媳嬌臉緋紅紅唇嬌艷欲滴,睡裙卷到腰際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和大屁股,渾身潔白如雪,腋窩光滑無毛,白嫩的大腿根和稀疏的陰毛還粘著淫液,如玉般的小腳還穿著乳白色的高跟涼鞋,充滿了性感,張敏見公公色瞇樣子,忙把裙擺拉到大腿,正想把吊裝拉好時,老扒跪在兒媳面前撩起兒媳的裙擺雙手把兒媳白嫩的大腿扒開舉高,伸出舌頭舔吮著兒媳的騷Bī,他先把四周的淫液舔干凈,再把舌頭伸進兒媳的騷Bī里攪動,張敏僅扭了幾下屁股就任由公公淫弄,還把屁股向前靠了靠好讓公公舔得更深,和丈夫結婚多年從沒有互相口交過,沒想到滋味還不錯,嘴里呻吟:」好公公……不……壞公公……不要……你舔得兒媳好難受……媳婦好癢……啊……再進一點……好舒服…「張敏想反正被公公肏了,又有一個多禮拜沒挨肏,干脆好好享受一下,就放松下來享受公公的口交,老扒感受到媳婦的變化,昂起粘滿淫液的臉:」騷媳婦……你的淫液真好吃……又香又甜……看你的樣子很享受啊……不過公公的jī巴也不錯……你也要嘗嘗……「說著讓兒媳側躺在寬大的沙發上,自己也側躺在兒媳身邊,頭對著兒媳的騷Bī,把大jī巴對著兒媳的嘴,頭枕著兒媳一條腿,把兒媳另一條腿搭在肩頭伸出舌頭拼命舔吮兒媳的騷Bī,張敏看著公公濕淋淋還沾著淫液的大jī巴一股羞意涌上心頭,結婚幾年從沒舔過男人的jī巴,想不到卻要舔公公的jī巴,下體涌起的麻癢使她忍不住抓住公公的大jī巴放進嘴里舔吮起來,張敏聞著公公jī巴和著自己yín水的味道淫心大動騷Bī流出一股yín水,張敏先把公公的jī巴舔干凈,再讓jī巴在嘴里出入」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兒媳婦舔得你舒服嗎?」老扒含糊不清應道:」好……就這樣……騷媳婦……公公舔得你舒服嗎?」:」好公公……媳婦好舒服……你真會舔媳婦……啊。對「老扒說」來「  拉起兒媳,躺到沙發上,頭靠著沙發枕:」來……趴在公公身上。「張敏順從地趴在公公身上,雙腳靠在沙發枕邊,抓起公公粗大的大jī巴又吸又舔,老扒也不示弱,對兒媳的騷Bī又攪又挖,翁媳極盡淫亂只能事,翁媳就這樣互相口交了10多分鐘,張敏是淫叫不斷口里大jī巴……大jī巴公公……壞公公用力……舔死兒媳了等等。又來了一次高氵朝,淫液沾滿公公的嘴。老扒也忍不住了,他拍拍兒媳的屁股:」來……讓公公好好肏肏我騷媳婦的嫩Bī「張敏順從地從公公身上爬起橫躺在沙發上嫵媚地看著公公:」壞jī巴公公……扒灰的壞公公……連兒媳婦都搞。  「  老扒淫笑說:」那么漂亮風騷性感的兒媳婦公公不玩玩可是天大的罪過「粗大的jī巴隨著肏入兒媳又緊又窄的騷Bī。張敏忍不住淫叫:」公公……你的jī巴太大了……大jī巴公公……壞jī巴公公……輕點……兒媳受不了……好大……啊……好爽……大jī巴公公……你肏得媳婦好舒服……用力……再深點……嗯……大jī巴真好……公公你真會肏兒媳……兒媳讓公公肏得好舒服……我的好大jī巴公公……肏死兒媳婦了……啊……啊……「  老扒聽著兒媳的淫聲蕩語大jī巴更加賣力地抽肏騷Bī,老扒把兒媳一雙白嫩的腿扛在肩上,雙手抱住兒媳白嫩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體運送,瘋狂地干著胯下年輕嬌美的兒媳婦。張敏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渾身無力,一對雪白的大nǎi子隨著公公的大力抽肏而晃蕩,白嫩的大腿搭在公公的肩頭無力地晃蕩,肥美的大白屁股隨著大雞巴一上一下地擺動,一雙白生生的嫩手緊緊摟住公公的屁股,一時間肉與肉的碰撞聲……大jī巴肏入騷Bī」卜滋「聲……老扒的淫笑聲……兒媳婦的淫浪呻吟聲充滿客廳。

張敏在公公的努力肏干下來了兩次高氵朝騷Bī緊緊咬著公公的大jī巴,老扒差點忍不住shè精,他知道不能那么早shè精,他要讓兒媳知道大jī巴的厲害讓她臣服在在自己的胯下,以后好隨時隨地肏這美麗風騷的大兒媳。張敏這時被公公肏的差點昏迷:」公公……兒媳婦不行了……你怎么還不來……兒媳婦的好公公……大jī巴公公……真能肏Bī……真能肏媳婦……啊……啊……不行了……又來了……「張敏達到第三次高氵朝,無力地癱軟在公公懷里。老扒這時拉出大jī巴,對張敏說」騷媳婦……舒服吧……來……把睡裙脫了……更舒服的在后面……「  說著把沾著淫液的睡裙從媳婦身上脫下張敏聽見公公還要干,說道」你還要肏……壞公公……趁兒子不在家奸淫兒子的老婆……把兒媳婦肏得要死要活……「:」公公不肏你你哪有那么爽得直叫大jī巴公公老扒把兒媳的高跟涼靴脫下,嘴里嘖嘖贊道「媳婦……你的腳真美……又白又嫩……  說著把兒媳白嫩的腳丫放進嘴里舔弄:」嗚……我騷媳婦的腳丫好香大jī巴還不停磨擦兒媳的騷Bī。張敏被公公挑逗得淫心又起「嗯……公公……不要磨……媳婦好癢……jī巴好大好硬……扒灰公公……你的jī巴比你兒子要大得多……難怪媳婦被你肏得欲仙欲死……扒灰公公……媳婦想要公公的大jī巴……:」要公公的大jī巴干嘛要公公大jī巴肏媳婦的騷Bī……張敏撫摸著自己的大nǎi子嬌媚地看著老扒。老扒淫笑著看著媳婦的嬌軀,舔著兒媳白嫩腳丫,大jī巴肏入騷Bī,:  「騷媳婦……公公的大jī巴來了……噢……小Bī真緊……夾得公公好舒服……」:  「啊喲……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小Bī讓大jī巴肏爛了……用力肏……肏死兒媳算了……兒媳不要活了……讓兒媳婦死在公公胯下算了……用力肏……肏死媳婦了……」:  「公公可不能把騷媳婦肏死……不然以后就沒媳婦肏了……」:「:  阿蓉呢……她還不是你媳婦……你可以肏她……她比我還年輕漂亮……」「:公公有你就夠了……」  「:哼……提到阿蓉……jī巴漲得還要大些……阿蓉早晚要被你肏……」老扒挺著漲硬的大jī巴狠狠抽肏,張敏沉浸在翁媳亂倫交媾的淫欲當中,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和公公肏B,老扒這時抱著兒媳翻了個身,讓兒媳跨坐在自己身上,張敏扶著公公的大jī巴對準嫩Bī坐下去,雙手摟著公公,肥臀上下套弄著公公的大jī巴。老扒一手摟住兒媳肥美的大屁股,一手搓揉著兒媳豐滿白嫩的大nǎi子,屁股配合兒媳肥臀的套弄向上頂,大jī巴全根進入嫩Bī,只剩兩個大卵蛋在外晃動。張敏呻吟著「:公公……你好有力……大jī巴好猛……媳婦好美……好舒服……」  就這樣在你套我頂你來我往中過了10多分鐘,老扒又要張敏伏在沙發上,一條腿站在地上,一條腿跪在沙發上翹起肥美的大白屁股,手擼著粗硬的大jī巴從后面肏入兒媳婦緊窄的嫩Bī,「:啊……啊……肏死兒媳婦了……大jī巴公公……真會肏媳婦……真是會肏媳婦的公公……扒灰公公……你怎么這么會肏兒媳婦……花樣這么多……兒媳婦結婚這么多年……從來沒這么舒服過……你比你兒子強多了……以后媳婦天天讓你肏……用力……啊……」老扒受兒媳的鼓勵,更加賣力地抽肏大jī巴不得「:我的騷兒媳婦呀……我兒子不如公公嗎……你這么欠干……讓公公代他好好肏一肏他老婆……」雙手用力揉捏兒媳的大nǎi子,挺動jī巴快速抽肏。直肏得張敏淫叫不斷,肉與肉的撞擊聲……yín水抽動聲……媳婦的淫蕩呻吟聲……公公的淫笑聲再次充滿客廳。  張敏再次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只知道聳動著肥美的白屁股向后迎合公公大jī巴的抽肏「:公公……你真能干……媳婦又要來了……啊……大jī巴真好……」老扒也忍不住「:媳婦……公公也要來了……」雙手抱緊媳婦的大屁股,張敏鼓起余力向后聳動屁股緊緊夾著公公的大jī巴,終于,老扒在無比的刺激中射出一股濃濃的jīng液,這股jīng液射了10多次才射完,而張敏也被公公的濃精澆得花心亂顫,yín水滾滾而出,達到高氵朝。  兩人互相摟抱親吻著。  咚咚……一陣敲門聲,并傳來悅耳的女聲「:大嫂……開門……你怎么了?」愿來是老扒的二兒媳陳法蓉,她聽說張敏一人在家,特地過來陪她。剛才敲門沒人應,隱隱約約聽見呻吟聲,以為大嫂病了,哪想到是翁媳兩在激烈肏Bī根本沒聽到,翁媳倆這時才聽,到,顧不得渾身的汗水和淫液,沖忙穿起衣服,老扒走進自己的睡房,慌亂中張敏顧不得進臥房穿衣服,只把吊帶睡裙穿上影碟機也沒關就去開門。陳法蓉進屋說道「:怎么這么久才開門我剛才聽到呻吟聲,大嫂你病了么,怎么臉紅紅的」張敏:「沒有,啊……我剛洗完澡……快坐」  陳法蓉忽然看見電視還開著,畫面里一個老頭和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婦在性交,少婦還「公公……大jī巴公公」叫個不停,淫穢的場面讓陳法蓉嬌臉羞得通紅,笑著看著張敏道「大嫂……大哥不在……是不是想男人了……啊……這是公公和媳婦在偷情……」  張敏忙把電視關了,讓阿蓉坐在沙發上,自己去倒水阿蓉看著張敏說:「大嫂。你穿得這么性感,里面什么都沒穿……小心啊……」  「:你才要小心呢……穿得那么少……勾引男人啊:」阿蓉今天確實很性感,穿了一件黑色緊身的連衣吊帶短裙,把白嫩的肌膚襯得更白,胸口開得很低,露出大半截白嫩的大nǎi子,大nǎi子把衣服撐成大圓弧形,兩個rǔ頭隱隱約約可見,圓圓翹翹的大屁股形成一道優美的弧線,腿上沒穿絲襪,白嫩的大腿裸露著,潔白嬌嫩的腳穿一雙長帶高根黑色涼鞋,黑色的鞋帶順著腳踝纏繞到小腿肚,白嫩的腳丫涂著粉紅色的趾甲油,阿蓉豐滿的嬌軀充滿了誘惑力,和張敏一樣都成熟性感的風騷少婦。阿蓉坐了一會覺得屁股涼涼的,便用手摸了下只覺粘糊糊的,入鼻有股jīng液合著淫液的氣味,阿蓉是過來人立刻明白了「:大嫂……公公在家嗎?」  「:吾……不知道……可能在吧……」「張敏吱嗚著阿蓉看見張敏的樣子想:難道大嫂和公公…:這時老扒走出來」:哦……原來是阿蓉啊……什么時侯來的……我剛睡起……阿敏……飯煮好了嗎?」」:還沒呢,我這就去。「說著翹著肥臀一扭一擺地走進廚房。老扒挨著二兒媳坐下」:阿蓉呀……好久沒見了,你越來越漂亮了「」:公公你可真能睡,都12點了才起床……「這時張敏走出來」我出去買點好菜「說完換了衣服就出去了。阿蓉忙說我陪你也跟著走了。  老扒無聊下走進臥房打開閉路電視,畫面里竟出現了老扒和大兒媳張敏性交場面,原來攝像機把一切都拍下了,老扒看著jī巴又硬了起來,幻想著同時與兩個兒媳婦作愛。老扒決定行動吃飯時老扒讓媳婦喝放了迷藥的可樂,自己喝了一瓶壯陽酒,。

不久她倆人都覺頭昏,搖搖晃晃一同倒在沙發上。老扒先把張敏衣褲脫光揉捏親吻一番抱到她自己的房間,蓋好赤裸裸的大兒媳后,才把二兒媳陳法蓉抱進自己的睡房,他把阿蓉丟到床上,把攝像機對準,脫了自己的衣褲露出大jī巴老扒先把阿蓉的吊帶從肩頭拉下,兒媳那兩顆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立刻蹦出原來沒戴乳罩,老扒雙手抓住兒媳的大nǎi子大力揉搓,嘴親吻著兒媳嬌艷的紅唇,阿蓉在刺激下哼了幾聲,老扒挺著漲硬的jī巴趴在兒媳胯下,把裙擺撩到腰際露出粉嫩的大白屁股,接著把小小的黑色三角內褲從兒媳的屁股褪下,內褲從一條大腿脫出另一角還掛在另一條大腿處,老扒盯著兒媳白嫩的大屁股和粉嫩的淫Bī,jī巴更加漲硬,把兒媳大腿撐開舉高,嘴對著兒媳的嫩Bī舔吮著,阿蓉雖昏迷對性刺激感應很大,嘴里呻吟著扭動屁股,yín水流出騷嫩的小Bī,老扒舔吃著兒媳流出的淫液,站起身把jī巴放在兒媳唇邊,阿蓉迷糊中張開嘴任由公公的大jī巴在嘴里出入。只幾下老扒就忍不住了,從媳婦嘴里拉出大jī巴伏在媳婦身上,把兒媳大腿扛在肩頭,大jī巴對準嫩Bī,」卜滋「就進入一大半,輕輕拉出再用力一頂,大jī巴全根進入」:美人……兒媳婦……公公的大jī巴來啦……真緊「大jī巴用力抽肏起來,阿蓉在公公肏入時抬起屁股呻吟著」好美…「阿蓉昏迷中在公公胯下嬌聲呻吟,大腿無力地搭在公公肩頭晃蕩,小內褲也滑到大腿根處,老扒越肏越猛,不久就射出一股濃濃的jīng液,阿蓉被公公的jīng液澆灌的好舒服,嬌軀一顫,yín水順著公公的jīng液流出騷Bī。小小的內褲沾滿粘粘的白色淫液。老扒抽出大jī巴,把兒媳的內褲脫下擦了幾下jī巴上的淫液丟在一邊,再把兒媳的吊帶裙脫下,老扒雙手搓著兒媳的大nǎi子,嘴含著兒媳粉紅的rǔ頭,老扒享受著兒媳嬌美的肉體,嘴順著大nǎi子移到小腹…大腿……騷Bī……舔著稀疏的陰毛,再把嫩Bī四周的淫液舔干凈。再把兒媳的鞋帶解開,舔吮著兒媳白嫩的小腳和散發著淡淡香氣的腳丫。陳法蓉象做了個夢,夢見一條大jī巴在狠狠地肏著自己的小嫩Bī,猛然間睜開眼,只見自己光著身子只有腳上還穿著高跟鞋正躺在一張陌生的大床上,接著看見同樣光著身子的公公跪在自己胯間,一條丑陋的jī巴軟棉棉地搭在胯下,而公公此刻正舉著自己的雙腳舔吸自己的白嫩腳丫,阿蓉驚叫一聲掙脫公公滾下床向門口跑,可慌亂中跌到地板上,老扒也沒想到兒媳這么快就醒了,原來阿蓉只喝了一點可樂,藥效很快就過了,呆了呆,見兒媳跌到,撲到她身上:」媳婦呀。剛才你沒動靜不過癮,這下讓公公好好過過癮。「不顧兒媳的掙扎,扒開兒媳的大腿舔吸著搔Bī,一手還搓著半硬的jī巴,一會老扒的jī巴變得又粗又硬,順著yín水肏入兒媳的嫩Bī,陳法蓉被公公的大jī巴再次肏入,感覺一股從未有過的麻癢從下體涌向全身,心里雖然在抗拒,可身體卻不聽指揮扭動著迎接公公大jī巴的抽肏,并呻吟連連」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婦……啊……噢……好大……好硬……公公……你的jī巴太大了……輕點肏媳婦……媳婦受不了……不……不——要再肏媳婦了……求求你……大嫂會聽見的「」:乖媳婦……既然你怕大嫂知道……就乖乖地讓公公肏……不然我就說你色誘公公「陳法蓉想已經讓行公公肏了,干脆讓他肏個夠,就說」:好吧……媳婦讓你肏……不過以后不許再肏了……「老扒見媳婦松口,心想肏了再說,以后哪還由得你。」:好……怕只怕你嘗了公公的大jī巴以后再也離不開公公了……嘿嘿……騷媳婦……好好享受公公的jī巴……公公保證你欲仙欲死……「說著挺著大jī巴快速抽肏著,雙手把兒媳豐滿白嫩的大nǎi子搓揉的變了形,并把兒媳嬌美的大腿扛在肩頭,聳動屁股狠狠肏著兒媳那粉嫩的美Bī,直肏得陳法蓉大聲淫叫」:公公……大jī巴好厲害……肏死媳婦了……公公……把兒媳抱到床上再肏好不好……啊……媳婦受不了了「老扒聽了也覺得跪在地板上肏Bī不舒服,就要兒媳抱緊自己,雙手摟著兒媳的腰從地板站起,大jī巴仍舊在騷Bī里抽肏,一邊抽肏一邊慢慢向大床走去,陳法蓉雙手緊緊抱住公公的脖子享受著大jī巴的抽肏,陳法蓉還是第一次讓男人抱著邊走邊肏,尤其這個人又是公公,翁媳偷情的亂倫感和刺激性讓法蓉欲拒還迎,為了讓公公早點完事,法蓉聳動肥白滑嫩的大屁股迎接公公的抽肏,嘴里淫蕩地呻吟著。老扒抱著兒媳婦邊走邊肏著,對兒媳的迎合非常滿意」:騷媳婦……對公公叫大jī巴公公……公公的大jī巴不錯吧……挨公公屌的滋味不錯吧……比你老公如何「法蓉聽公公說出這么下流的話,嬌臉通紅」  :壞公公……強奸兒媳婦……會遭雷劈的……啊……我偏不說……「老扒肏得更猛,法蓉想拒覺卻被公公的大jī巴肏得投降了,淫聲大叫」:大jī巴公公……大jī巴丈夫……兒媳婦讓公公的大jī巴肏死了。公公的jī巴好大……媳婦被公公肏得好舒服……挨公公的屌真好……公公……你的jī巴怎么這么大……真是會肏兒媳的好公公……媳婦好美……你的jī巴又粗又大又長又硬……又會肏兒媳婦的B……比你兒子強多了……公公你的屌肏得兒媳婦好爽……啊……嗯……老公……你老爸正在肏著你光溜溜的老婆……好舒服……「  那你以后愿不愿意天天讓公公肏……」  「:愿意……媳婦以后天天讓公公的大jī巴肏……」「:這可是你說的」。  法蓉被老扒奸得欲仙欲死,老扒這時把兒媳放,在床邊「:騷媳婦……來幫公公吹蕭……」「:我不……嗚……」  法蓉剛想拒絕,卻被公公捏開嘴,濕淋淋的大jī巴肏了進去,法蓉只好仰首含著公公的大jī巴吞吐著,一手撫摸公公的屁股,一手揉搓著公公的卵蛋,嘴里含著公公的大jī巴,把公公jī巴上沾著的淫液舔吸得干干凈凈,并用舌尖舔弄著公公的guī頭和馬眼,還不時舔吸公公的卵蛋,老琶被兒媳婦舔弄得差點shè精,可他畢竟是個肏B高手,很快穩住陣腳,讓大jī巴在兒媳婦嘴里自由出入,倒是法蓉忍不住了,一邊為公公吹蕭,一邊摸著騷Bī,并淫蕩地望著公公,老扒從兒媳淫蕩的眼神里明白了,一條腿站在地板上,一條腿跨過兒媳的頭跪在床上,jī巴仍舊在兒媳嘴里出入,頭伏在兒媳胯間,雙手把兒媳白嫩的大腿扒開,伸出舌頭就往兒媳騷Bī里鉆,邊舔著兒媳的yín水邊淫笑「:騷媳婦……yín水真多……真香……好吃……騷媳婦呀……你可真會吹蕭……吹得公公好舒服……公公舔得你怎么樣?」  「:公公……你的蕭好大……媳婦吹的好辛苦……好公公你別肏這么進嘛……狠不得連卵蛋都肏進媳婦嘴里……噢……公公你好會舔媳婦……媳婦讓公公舔得好舒服……」就這樣你吹蕭我舔B,一對淫翁蕩媳換互相口交還夾雜著一片淫身蕩笑和挑逗聲。法蓉首先忍不住「:大jī巴公公……媳婦想要公公的大jī巴……」「:要大jī巴干嘛」「:肏Bī」  「::肏誰的Bī」  「:公公你壞…當然是肏媳婦的Bī」  老扒這才掉轉頭挺著大jī巴肏入兒媳婦的小嫩Bī「:騷媳婦……公公的大jī巴來了……接屌」「濮滋」一聲全根盡入,法蓉的嫩Bī被公公的大jī巴塞得滿滿的,兩條白嫩的腿搭在公公肩頭,聳動白嫩的屁股迎合著大jī巴抽肏「:公公……你真是兒媳的好公公……大jī巴公公……你真會肏兒媳……大jī巴怎么這么大……兒媳好爽……真是要命的公公……媳婦怎么會有這么能干的公公……大jī巴好會肏媳婦……會肏媳婦的大jī巴好公公……兒媳天天要公公的大jī巴肏啊……啊……好美……媳婦要來了……」法蓉一次次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渾身無力,只知道迎合公公的大jī巴再肏…再肏……老扒這時把兒媳高跟涼鞋脫下丟在床角,捧著兒媳散發著淡淡香氣的嬌美白嫩小腳聞著…舔著…吸著…下面的大jī巴用力抽肏,將兒媳婦送上一次又一次高氵朝。終于在兒媳婦又一次淫叫連連的高氵朝中老扒射出了一股隱忍多時的濃濃jīng液,把兒媳婦的騷Bī澆灌得滿滿的。  翁媳倆滿足地互相摟抱親吻,法蓉用手搓著公公那從騷Bī里滑出的軟棉棉的jī巴「:這壞東西……剛才好猛……媳婦差點被它肏死了……公公……你的jīng液真多……把兒媳婦的嫩Bī澆灌得滿滿的……你看……流了這么多」老扒摟著兒媳嬌美的肉體,邊親著兒媳濕潤的嘴邊揉捏兒媳白嫩的大nǎi子淫笑說道「:騷媳婦……公公的屌不錯吧……看看……被公公屌。」  「:壞公公……扒灰公公……奸淫兒媳婦的壞jī巴公公……媳婦想洗個澡」翁媳兩又調笑了一會,老扒才抱著法蓉走進浴室,翁媳倆互相搓洗對方身子,老扒的jī巴在兒媳的搓弄下再次勃起,連老扒都感到詫異,沒想到這么一條老jī巴今天肏了那么多次Bī還有這么大的精力,看來倆個兒媳婦的誘惑力著實不小啊,干了還想干,越干越有精神。當下毫不猶豫撈起兒媳一條大腿大jī巴再次肏入騷Bī,跪著…站著…趴著…躺著…老扒變著花樣奸淫折騰著胯下年輕嬌美的兒媳婦,直把兒媳婦奸淫折騰得淫叫連連,一時間浴室春光無限,這澡洗了1個多小時,直肏得法蓉連連哀求老扒才放過兒媳。

抱著軟綿綿的兒媳向大兒媳張敏的臥房走去,法蓉問道「:公公你怎么到大嫂房里……她會看見的」「:看見就看見……她醒來我們一起玩。」  「:不行的」  「:有什么不行……你大嫂早被公公肏了……等下公公要嘗嘗一屌一手樓著一個嬌美的兒媳婦。這時張敏也醒了,見這個樣子知道法蓉也沒逃脫公公的堅淫,就說」:公公你好壞……同時奸淫倆個兒媳婦……jī巴還那么硬……看來還沒盡興吶……啊蓉……公公的jī巴怎么樣……肏得你舒服吧「說著發出一陣淫蕩的嬌笑,法蓉則羞澀地把臉埋進公公懷里扭著光溜溜的身子」:公公……大嫂取笑我「」:哈哈哈……來……幫公公吹吹蕭「張敏和陳法蓉順從地趴伏在公公胯下,翹著雪白的大屁股品起了公公的大蕭,張敏抓住公公的大jī巴放進嘴里舔吸并不時套弄一下,陳法蓉則舔吸著公公的大卵蛋,一會張敏把大jī巴放到陳法蓉嘴里讓她舔吸,自己則舔弄公公的卵蛋,老扒舒服地躺在床上享受著兒媳婦的口技,不一會老扒已堅硬如鐵,招過啊蓉撅著肥美的大白屁股在子自己的臉部,雙手捏揉著阿蓉雪白的大屁股,伸出舌頭舔吸兒媳的嫩Bī并不時進入肉Bī攪弄,阿蓉趴開白嫩的大腿伏在公公頭部,粉嫩的騷Bī被公公舔得yín水流出大片,沾滿公公一頭一臉,阿蓉和大嫂阿敏一起品著公公的大jī巴,這時阿蓉跨開雙腿,手抓住公公的大jī巴對準嫩Bī坐下去,滋一聲大jī巴順著yín水全根沒入騷Bī,阿蓉滿足的出了口氣,聳動白嫩的肥臀上下套弄著公公的大jī巴,阿敏則跨坐在公公身上讓公公舔嫩Bī,老扒昂首舔弄大兒媳的嫩Bī,下體挺動著大jī巴迎合二兒媳的套弄,一時間倆個兒媳婦嬌聲呻吟,淫聲浪叫不斷:」大jī巴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媳婦的嫩Bī被公公的大jī巴肏爛了…好公公…肏兒媳的公公…你的jī巴好會肏媳婦…大jī巴草得兒媳婦好舒服…「」:壞公公…你好會舔媳婦…媳婦讓公公舔得好爽…好公公…媳婦也要公公的大jī巴肏…「」:哈哈…阿蓉你套得公公好舒服…阿蓉你用力套公公的大jī巴…阿敏你的騷Bī好香…嗯…yín水又香又甜…好吃啊…阿蓉用力套…阿敏用力淫叫…這樣公公就越有勁干我倆個騷媳婦…「」:公公…媳婦不依…你說大嫂的Bī好…yín水好吃…媳婦不讓公公肏了「阿蓉做式要離開老扒的jī巴,老扒雙手按住阿蓉的肥臀一壓,騷Bī又將大jī巴吞入」:阿蓉騷媳婦…你的Bī和你大嫂一樣又香有嫩…yín水又香又甜美…你們倆都是公公的心肝騷媳婦…哈哈哈…「老扒下面著阿蓉,上面舔著阿敏,雙手還搓揉著兒媳婦的大nǎi子,這樣肏弄了一陣子老扒讓兩個兒媳婦互換位置,阿蓉依依不舍地離開公公的大jī巴將騷Bī讓公公舔弄,阿敏迫不及待地將公公的大jī巴肏入騷Bī套弄起來,就這樣又干了10多20分鐘,老扒把倆個媳婦肏弄得嬌吟連淫聲不斷,都達到了高氵朝都癱軟在老扒身上,老扒這才拍拍倆個兒媳的屁股讓她們并排躺在大床上,挺著濕淋淋的大jī巴先移到阿蓉這邊,將二兒媳那雪白粉嫩的大腿扛在肩頭,大jī巴毫不猶豫地肏入兒媳粉嫩的騷Bī,大抽大干起來,阿蓉被公公肏得淫叫連連,雪白的大腿無力地搭在公公肩頭隨著公公的聳動晃蕩著,雪白的大屁股也離開了床隨著大jī巴的抽肏不停晃動,yín水順著騷Bī流到床單濕了大片,嘴里還淫叫」:大jī巴公公……你肏死兒媳婦了…兒媳婦又要來了…媳婦好舒服…大jī巴公公真會肏媳婦…「  阿敏在公公身后樓著公公,一雙嫩手在公公身上游走,并不時搓揉公公的大卵蛋,老扒回過頭和大媳婦親嘴,舌頭互相舔吸攪弄著,下體則用力挺動,大jī巴在二兒媳騷Bī快速抽肏,直肏得阿蓉哀求道」:公公……媳婦不行了…媳婦被公公肏死了…你先肏一下大嫂…讓媳婦休息一下…啊…又來了…「說著癱軟在床上任由公公肏弄,老扒知道二媳婦不行了,便轉過身把大媳婦阿敏推倒,從阿蓉下體抽出粗硬的沾滿淫液的大jī巴,抓住大兒媳粉嫩雪白的大腿使之大張,粉嫩的騷Bī便凸顯在面前,大jī巴用力一挺就全根進入,接著大力抽肏,阿敏的嫩Bī被公公粗大jī巴肏得渾身麻癢,扭著雪白的肥臀迎合公公大jī巴的抽肏」:大jī巴公公…你的jī巴怎么這么大…又粗又大…又硬又熱…肏得媳婦好舒服…好公公騷媳婦被你肏得好爽…大jī巴真會肏媳婦…公公你的jī巴又粗又大…又會肏媳婦…真是媳婦的好公公…媳婦愛死大jī巴公公了『「:那以后天天讓公公肏如何?」  「:好…媳婦以后天天讓公公的大jī巴肏…」「:阿蓉你呢?想不想天天讓公公肏」阿蓉嬌媚地飄了老扒一眼「:嗯…媳婦也讓公公天天肏Bī…壞jī巴公公」老扒得意地淫笑起來,把阿敏的雙腿并攏肥臀和大腿根部及騷Bī都緊緊夾住大jī巴不論是肏入還是抽出都被夾得緊緊的,真是舒服透頂,這時老扒把倆個兒媳婦的一只腳放在面前欣賞,兒媳們的腳和她們的身子一樣嬌嫩,還散發出淡淡的香氣,老扒把兒媳婦們白嫩散發著淡淡香氣的腳丫放進嘴里象狗一樣貪婪地聞著,嗅著,舔吸著,并逐個逐個腳趾吸吮著,連腳趾縫也覽舔弄著,當然下體的大jī巴也用力肏著阿敏的嫩Bī,又過了10幾分鐘,老扒拉出大jī巴,教倆個兒媳婦翹起雪白的大屁股趴著,雙手扶著兒媳的肥臀大jī巴從后面干了進去,就這樣老扒一會干著大兒媳阿敏,一會又肏二兒媳阿蓉,直把倆個兒媳婦肏干得淫叫不斷,yín水源源流出,高氵朝來了又來。老扒就這樣樓著倆個年輕嬌美嬌媚風騷的兒媳婦不停地肏弄著,這真是人生美好的享受。這一夜老扒又肏了倆個兒媳婦4次,在兒媳婦淫聲蕩語中老扒把jīng液就象開閘的水龍頭不停地噴射著,倆個兒媳的臉…嘴…大nǎi子…白嫩的大腿…都沾滿了乳白色的jīng液…當然嫩Bī里更灌滿了白花花的jīng液…整個床單都濕透了…這場一屌肏二媳的翁媳間的大戰直到老扒精盡人疲才收場,這時已是第二天8點了,老扒才滿足地摟著倆個兒媳婦沉沉睡去。  夜夜春宵伴嬌媳作者愛自從老扒與大兒媳和二兒媳發生性關系后,為了避開兒子,到外面租一套房子,幾乎夜夜春宵,只要兒子不在家,就把兩個年輕嬌美的兒媳叫來,摟著兒媳白嫩豐滿的身子日夜宣淫,而兩個兒媳也臣服在公公胯下,任由公公發泄。這樣過了三個月。現在老扒又瞄上了小兒媳陳紅。  這天上午10點多陳紅敲開了老扒的門,老扒一開門就直盯盯地看著兒媳,陳紅今天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吊帶連衣裙,緊身的那種,黑色的裙子把肌膚襯托的更加雪白嬌嫩,吊帶裙開胸很低,露出大半個雪白嬌嫩的大nǎi子,中間一條深深的乳溝,凸出的rǔ頭若隱若現,老扒猜她可能沒戴乳罩,裙擺只及大腿,緊緊包裹住肥翹的大屁股,黑色的長統絲襪緊緊地裹著嬌嫩的大腿,腳穿一雙黑色高跟鞋,顯得婷婷玉立,身材大約35-24-35,既性感又豐滿,充滿成熟少婦的風韻。  老扒看著眼前嬌美的兒媳婦幾乎流出口水,直到陳紅叫了聲「:公公…」老扒才反應過來,忙把兒媳婦讓進屋,落坐后老扒問「:怎么你一個人?阿民怎么沒::來?」「:阿民到外地出差了,他叫我來看看你。」  「:哦…去多久?」  「:大概要半個月。」  「:好…好…好」  老扒一陣心喜,決定馬上行動,他轉身倒了杯開水,趁兒媳不注意拿出個瓶子倒出些粉末放進杯子,這是一種專對女人無色無味的迷藥,能讓人昏迷3個小時,還帶有催情作用,能讓女人在昏迷中作出性反應,陳紅不疑有它,喝下大半,不一會就覺得頭暈眼花,剛說了聲「:我頭好暈」就昏倒在沙發上,老扒知道藥性發作,推了兒媳婦兩把「:媳婦…媳婦你怎么了」見沒反應,順手在兒媳大nǎi子上捏了幾下,感覺不錯,柔軟又堅挺,老扒把兒媳抱進臥房的大床上,反身從柜子里拿出3臺攝像機,對準大床調好角度打開,這才爬上床,先把自己的衣褲脫個精光,然后伏在媳婦身上,親著兒媳鮮紅嬌嫩的嘴,手揉捏著大nǎi子,一會爬起來,把兒媳婦的皮鞋脫下,再把兒媳吊帶拉下褪到腰際,兩只白嫩豐滿的大nǎi子蹦現在眼前,果然兒媳沒戴乳罩,老扒接著把兒媳的裙擺撩到腰間,一條黑色透明的帶蕾絲花邊的小內褲露出來,只遮住嫩Bī,幾根陰毛露在內褲外面,脫下絲襪露出豐滿白嫩的大腿和雪白晶瑩的玉腳,腳趾甲還涂著粉紅色的趾甲油。老扒跪在床上,一手伸進兒媳內褲,撫摸著陰阜和yīn唇,一手大力揉搓雪白豐滿的大nǎi子,低下頭嗅著兒媳散發淡淡香氣光潔無毛的腋窩,還不時伸出舌頭舔著,胯下的大jī巴堅硬如鐵,碩大的guī頭油亮油亮的,貼著兒媳的大腿磨擦。陳紅昏迷中扭動肥美的大屁股,嘴里嬌聲呻吟著。老扒這時中指肏入兒媳的嫩Bī,在Bī里抽肏攪動,yín水徐徐流出騷Bī,老扒這才抬高兒媳的肥臀把內褲脫下放在鼻端嗅聞。這些事做完后,老扒把兒媳婦白嫩豐滿的大腿抬高向兩邊扒開,伏在兒媳胯下,湊向嫩Bī伸出舌頭舔吸著yīn唇和稀稀疏疏散布在陰阜兩邊的陰毛,再伸進騷Bī舔弄攪動,如玉液瓊漿般吃著兒媳流出的yín水,嘴里說著下流話「:媳婦啊…公公在吃你的淫液呢…我騷媳婦的淫液真好吃…等下讓你嘗嘗公公的大jī巴…」這樣舔吸揉搓了幾分鐘,老扒忍不住了,直起身把兒媳的大腿扛在肩頭,大jī巴在yīn唇磨擦幾下,順著yín水卜滋一聲jī巴進入大半,再抽出來用力一肏,終于全根進入兒媳那緊窄的嫩Bī,只剩兩個大卵蛋在外晃動,老扒深吸口氣抱緊兒媳的大屁股「:美人媳婦啊…公公的大jī巴來了…真緊啊…」大jī巴開始快速抽肏,只覺騷Bī里肉壁緊緊裹住大jī巴,異常舒服。老扒埋頭苦干,狠狠肏著胯下年輕嬌美的兒媳婦,嘴里說著淫話不時發出淫笑「:騷媳婦…真騷…騷Bī好緊吶…公公肏得好爽…yín水那么多…公公才肏你…就流了這么多…小騷貨…公公終于得到你了…我要好好肏你…肏死你…哈哈哈…等你醒來…公公要好好過過癮…讓我嬌美的兒媳婦舔公公的大jī巴…今天公公要肏個夠…你跑不了了…就好好挨公公肏吧…」陳紅昏迷中呻吟著扭動屁股迎合公公大jī巴的抽肏,哪里想得到是禽獸不如的公公在迷奸自己,還以為是和老公在肏Bī,不同的是老公的jī巴比平常要粗長得多,肏得自己好舒服。  老扒這時把兒媳一只腳放在鼻端嗅著淡淡的香氣,還舔吮著白嫩的腳趾,這樣肏了10多分鐘,老扒從兒媳騷Bī里抽出濕淋淋的大jī巴,捏開兒媳的嘴,將沾滿淫液的大jī巴肏入兒媳嘴里,象肏Bī一樣出出入入,而陳紅也迎合著大jī巴在嘴里出入,舌頭舔吸著大jī巴,老扒幾乎忍不住shè精,忙抽出大jī巴,把兒媳翻了個身讓她側躺著,自己也側著身子躺在兒媳背后,一只手伸過腋窩捏住豐滿的大nǎi子,一只手舉起兒媳白嫩的大腿,大jī巴對準那要命的騷Bī卜滋一聲再次全根進入,狠狠地肏干起來,又肏了10多分鐘,老扒忍不住了射出一股濃濃的jīng液,整個shè精過程持續了10多下,陳紅被jīng液澆得花心亂顫,也達到高氵朝,一股淫液順著大jī巴和大腿流下滴到床單上。

老扒滿足地摟著陳紅,大jī巴依舊浸在兒媳溫暖的騷Bī里,昏昏沉沉地抱著兒媳嬌美的身子睡著了。  時間很快過去,藥效已過,陳紅從昏迷中疏醒過來時已是下午2點,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陌生的大床上,而自己幾乎是光著身子,只有吊帶裙卷在腰間,其它地方一絲不掛,渾身慵懶無力,下體粘粘的就象剛剛才進行激烈性交后的感覺,忽然感到不對,發現一個男人摟著自己,下體還肏著這人的肉棍,決對不是老公老公出差了,回想起自己來看公公,喝了一杯水后沒多久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難到是……回頭一看驚叫一聲,映入眼里的果然是公公的臉,公公同樣一絲不掛光著身子側躺在自己身后,自己躺在公公臂彎里,公公的手里還握著自己的大nǎi子,下體嫩Bī還肏著公公的jī巴。這時老扒也醒了,聽到兒媳婦驚叫,知道她也醒了,忙抱緊兒媳婦掙扎的身子淫笑著說「:媳婦…你醒了么…剛剛公公肏得好舒服…醒了就好…剛才你沒知覺…肏得也不過癮…這下讓公公好好肏肏你…讓你也過過癮…嘗嘗公公大jī巴的滋味…」雙手揉搓著兒媳婦的大nǎi子,大jī巴快速漲大,陳紅一邊掙扎一邊哭道「:公公…放開我…我是你兒媳婦呀…你不能這樣搞我…求求你…放開我…」  可她哪掙得過公公,被緊緊抱住脫不開身,同時也感覺到騷Bī里的jī巴在快速抬頭,有一種漲漲癢癢的感覺,并感到公公有所行動,在慢慢抽肏那條要命的大jī巴,「:不要…公公…這是亂倫啊…我是你兒媳婦呀…求求你把jī巴拉出去…要是讓人知道了不得了…我怎么活啊…雷公會劈你的」陳紅哀求道。老扒可不管,繼續在兒媳Bī里抽動大jī巴,一邊抽肏一邊淫笑著說「:媳婦啊…誰讓你這么性感風騷…公公若不好好肏肏你…老天都不答應…怎么會劈我呢…來吧…乖媳婦…好好配合公公…公公會讓你欲仙欲死…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和滿足…公公最喜歡肏兒媳婦了…摟著你們嬌美而又潔白無暇的身子又肏又弄…最過癮了…再說了…公公這條jī巴又粗又長…在床上又會服侍女人…你如果不想讓人知道…就好好配合公公…不然就說你色誘公公…反正你已被公公肏了…就讓公公再肏一次…保證以后不在動你…怎么樣?」說著悄悄用搖控器把攝像機打開,繼續錄制這段翁媳間的亂倫性愛場面。  陳紅聽著公公的淫話,心想也是,反正已被公公肏了,讓他再肏一次也無妨,再說這會又被公公挑逗起性欲,渾身又麻又癢,直想讓大jī巴來止癢,于是說「:說好…以后不許再騷擾我…嗯…啊…輕點」老扒見媳婦松口忙答應「:放心…只要今天讓公公干個夠…以后決不騷擾你…來吧…好好配合公公…」種「:不行…只讓你再肏一次…到你shè精為止…」「:好好好…到shè精為止」  老扒有如意算盤,到時把錄像帶拿出來威脅,不怕你不讓我肏。老扒加快了抽肏速度,很快陳紅騷Bī里又流出大量yín水,一時間肉與肉啪啪的撞擊聲……大jī巴肏干騷Bīyín水發出的卜滋卜滋聲……老扒的淫笑聲……陳紅的淫蕩嬌媚呻吟聲……不絕于耳充滿整個窩室。老扒用力搓揉兒媳胸前兩個大肉球,雪白的胸脯留下一片痕印,聳動屁股大力抽肏大jī巴,而陳紅為了讓公公快點shè精,也聳動肥美的大白屁股迎合公公大jī巴的抽肏,還不時回過頭來和公公親嘴,舌頭和公公互相舔吮攪弄「: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嗚…你弄疼媳婦了…輕點嘛…啊…公公…媳婦好舒服…你真會肏媳婦…媳婦讓公公肏死了…啊…好美…肏吧…用力肏…肏死兒媳婦算了…大jī巴肏死媳婦了…好公公…你的jī巴怎么這么大…好會肏媳婦的逼…騷Bī被公公肏爛了…啊…要死了…」「:對了…公公就喜歡你這么風騷淫蕩的樣子…好好叫床給公公聽…這樣公公才干得有勁…騷媳婦…公公的大jī巴不錯吧…Bī真緊…夾得公公好舒服…騷媳婦啊…你的yín水真多…哈哈…床都濕了一大片…真騷…」「:壞公公…你取笑媳婦…我不依…啊…好爽…大jī巴真好…大jī巴公公真會肏媳婦…」「;怎么樣…公公的大jī巴比我那兒子厲害吧…」「壞jī巴公公…肏著兒媳婦還問人家這么羞人的問題…我不說…」「說不說」  老扒用力頂了幾下「啊…輕點嘛…媳婦說就是了嘛…老公啊…你老爸正在肏你的老婆…肏了不說…還要和你比jī巴的能耐…你老婆被你老爸肏得受不了了…你別怪啊…」「:快說…」  「啊…壞jī巴公公…你的jī巴比你兒子的要大要長…比你兒子肏得舒服多了…」老扒得意地淫笑著「這還差不多…來…換個花樣…張開腿…」抽出濕淋淋的大jī巴,陳紅以為公公會從正面肏入,順從地張開大腿,可老扒只反過身,頭對著陳紅的流著淫液的騷Bī,跨伏在她身上,胯下沾滿淫液的大jī巴對著兒媳的頭,回過頭對陳紅說「騷媳婦…幫公公吹吹笛…公公幫你舔逼…」  陳紅俏臉一片羞紅「:我不…你兒子都沒讓我吹過笛…」老扒聽后馬上轉過身「:騷媳婦…你真沒舔過jī巴?」陳紅嬌羞地搖搖頭,嬌媚地看著公公「:那乳交呢?」看兒媳依然搖頭「他只從上面搞…」  老扒嘿嘿淫笑道「:真沒想到…我那兒子太浪費了…今天公公要讓你好好享受作女人的快樂…來…先幫公公舔jī巴…」  說著正對兒媳把大jī巴肏入兒媳嘴里,陳紅沒想到公公真讓自己舔jī巴,想偏開已來不及,只好張開嘴含著大jī巴,老扒說「:先用舌頭舔guī頭…然后再舔jī巴四周…對…對…把淫液舔干凈…怎么樣…不錯吧…再舔下面的卵蛋…含進嘴里舔吸…對…啊…好舒服…不錯…再把jī巴整條含進嘴里…象吃冰棒一樣吸吮…好…好…用手搓揉…」陳紅在公公教導下把沾在大jī巴四周的淫液舔吃干凈,手上下搓揉著大jī巴,舔吸著大卵蛋,然后伸出香舌舔大guī頭和馬眼,再將大jī巴含進嘴里,細心地舔吸著,老扒享受著兒媳的口交服務,雙手搓揉著兒媳胸前柔軟的大nǎi子,搓面團一樣捏弄著,老扒從兒媳口中抽出大jī巴,放進乳溝中,抓住大nǎi子往中間一按,便緊緊裹住大jī巴,象肏Bī一樣抽動著,而陳紅也不時抬頭舔一下大guī頭,這樣玩弄了10幾分鐘,老扒反過身趴伏在兒媳身上,大jī巴在兒媳嘴角磨擦,雙手扒開兒媳雙腿,伸出舌頭舔吸粉嫩的騷Bī,張開嘴把兒媳的淫液舔吃干凈,還說著淫話「媳婦啊…你的淫液真好吃…香香甜甜的…」  「公公…你真會舔媳婦…舔得媳婦好舒服…真是會舔媳婦的好公公…啊…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媳婦舔得你舒服嗎?」  「不錯…媳婦你越來越會舔了…公公的大jī巴讓媳婦舔得好爽…」「公公…大jī巴公公…媳婦騷Bī好癢…想要公公的…」「想要公公什么…說…」  「想要公公的大jī巴…」  「要公公的大jī巴干嘛…」  「:要公公的大jī巴肏媳婦…」  「:肏哪里…」  「壞公公…當然要大jī巴肏媳婦的嫩騷Bī…」「:哈哈…就讓公公好好肏肏你這騷媳婦…」  老扒把大jī巴對準嫩Bī卜滋一聲全根肏入,陳紅吁了口氣,雙腿搭在公公肩頭,大nǎi子隨著公公大jī巴的抽肏上下晃動,扭動肥美的大白屁股迎合公公大jī巴抽肏,嘴里嬌聲淫叫道「:大jī巴公公…你的jī巴怎么這么大…啊…又粗有長…肏得兒媳婦好舒服…肏死兒媳婦了…啊…太厲害了…比你兒子強多了…大jī巴公公…大jī巴真好…真會肏…肏得兒媳婦好舒服…真是會肏兒媳的大jī巴公公…啊…媳婦要來了…」在淫叫聲中陳紅來了高氵朝,噴灑出一股淫液澆在guī頭,老扒忍住shè精沖動,抽出大jī巴,要兒媳婦趴伏在床上,翹起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手擼著大jī巴對準嫩Bī再次肏入,陳紅第一次被大jī巴從后面肏入,另一種快感從心里升起,雙手抓緊床單,大聲淫叫「:大jī巴公公…媳婦好舒服…兒媳婦讓公公的大jī巴肏死了…好公公…你怎么這么會肏逼…媳婦會被你肏死…要命的壞公公…要命的大jī巴…扒灰的壞公公…強奸兒媳婦的壞公公…會肏逼的大jī巴公公…你真好…真會肏兒媳婦…媳婦不要活了…讓肏逼公公肏死算了…」老扒淫笑道「:騷媳婦…你越叫得淫蕩…公公越有勁肏你…」說著把兒媳婦那已被壓得皺巴巴的吊帶裙脫下,陳紅配合地扭動手臂讓公公除去衣物,回過頭伸出香舌舔著紅艷濕潤的嘴唇,半瞇著嬌媚的雙眼看著公公的大jī巴在自己的下體出出入入,老扒雙手握住兒媳婦胸前兩個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大jī巴在兒媳婦下體肉縫出入。

讓兒媳婦抬高頭,親吻兒媳婦濕潤的嘴唇,翁媳倆伸出舌頭探入對方嘴里舔吸對方津液,嘖嘖有聲,陳紅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嘴里「:大jī巴公公…好公公…真會肏兒媳…肏死媳婦了…大jī巴真好…會肏兒媳婦的大jī巴公公…媳婦愛死你了…啊…媳婦又要來了…」在一片淫聲浪語中又達到高氵朝,無力地趴在床上,任由老扒肏弄,老扒見兒媳婦不行了,抽出大jī巴,翻過兒媳婦的身子和自己面對面躺著,摟著嬌美白晳的身子,雙手在兒媳身上四創處游走,嘴里說著淫話,堅硬的大jī巴不時磨擦大腿根和騷嫩的小Bī,不一會陳紅又被公公挑起性欲,一手緊緊摟住公公的脖子,一手握住堅硬粗長的大jī巴搓揉著,水汪汪的媚眼望著公公,哼哼地嬌聲呻吟著「:公公…你真能干…媳婦都來了兩次了…你還沒shè精…jī巴還是那么大…那么硬…嗯…」  老扒知道兒媳婦性欲又起,想要大jī巴了,就說「:騷媳婦…來…公公讓你嘗遍所有花樣…你在上面…這樣你可以控制速度…想快就快…想慢就慢…還能清楚地看見大jī巴在你肉Bī出入的情景…」陳紅跨坐在老扒身上,手扶著大jī巴對準騷Bī,肥臀一抬接著往下一坐,粗長的大jī巴瞬間沒入騷Bī,陳紅感到騷Bī漲漲的,大jī巴把嫩Bī塞得滿滿的,一陣麻癢的感覺涌上心頭,忍不住上下聳動肥臀,騷Bī含著大jī巴出出入入,陳紅低頭看著公公的大jī巴在自己的嫩Bī里出入,心里涌起無比的快感,老扒雙手抱緊兒媳的屁股,順勢挺動大jī巴,次次到底只剩兩個卵蛋在外面,一時間肉與肉撞擊的啪啪聲……大jī巴抽肏騷Bīyín水卜滋聲……老扒的淫笑和陳紅的浪叫聲……合著jīng液和淫液的氣息……使整個臥室充滿淫靡之氣。  「:公公…這樣搞媳婦好舒服…媳婦從沒有象今天這樣舒服過…啊…大jī巴真好…大jī巴公公…你真是媳婦的好公公…好會肏媳婦…會肏媳婦的公公…今天媳婦就讓公公肏個夠…」陳紅完全忘了自己是和公公作愛。是翁媳間的亂倫,也忘了開始說的話-只讓公公干最后一次。現在心里想的只有大jī巴狠狠地肏自己,永遠不要停。老扒舔著兒媳婦白嫩的大nǎi子,含含糊糊地回答「:好…公公今天就好好肏個夠…把兒媳婦的騷Bī肏爛…用jīng液把我騷媳婦的嫩Bī澆灌得滿滿的…」「:肏吧…肏爛媳婦的騷Bī吧…用你的jīng液來澆灌兒媳婦吧…兒媳婦不怕…媳婦要公公把所有的花樣都使出來…盡情奸淫媳婦吧…啊…大jī巴…肏死媳婦了…」受到兒媳婦的鼓勵,這時老扒坐起身子摟著陳紅聳動屁股,大jī巴狠狠地向上頂著媳婦的騷Bī,一會和媳婦親嘴,一會親媳婦的大nǎi子,這樣肏了10幾20分鐘,陳紅再次達到高氵朝,忽鬃然老扒抱起兒媳婦,手穿過兒媳的大腿抱住纖腰,陳紅忙摟緊公公的脖子問「:公公…你要干嘛?」「:公公要用另一種花樣肏你…」  老扒回答,說著站起來,在寬大的床上滿滿游走,大jī巴仍然在騷Bī里抽肏,陳紅怕跌下來,緊緊抱住公公,任由公公抱著自己的大屁股往下壓向大jī巴,這樣大jī巴更能深入騷Bī,這又是一種全新的刺激,老扒這時抱著兒媳婦從床上走到地下,向攝像機走過去,在攝像機面前,和兒媳親熱地親著嘴,而陳紅完全沉浸在淫欲中,沒注意開著的攝像機,反應強烈地和公公親熱親吻,不時伸出香舌讓公公吸吮自己的香津「:公公…你好會肏逼…花樣又多…媳婦好愛你…大jī巴好大…肏死媳婦了…你怎么還不shè精…」「:是嗎…那以后愿意讓公公肏你的小香逼嗎…」陳紅為了讓公公快些完事,昏昏沉沉地答道「:愿意…媳婦以后天天讓公公肏媳婦的小香逼…」老扒放下兒媳讓她躺在床邊沿,肥嫩的大屁股離開床沿,雙手抱著兒媳的屁股,兩條腿扛在肩頭,大jī巴狠狠地肏入騷Bī,直把兒媳婦奸淫得浪叫連連,哀求不斷,這才在兒媳一片淫聲蕩語中射出一股濃濃的jīng液,持續了半分鐘才把jīng液射干凈,而陳紅也被jīng液澆得花心亂顫,達到了最高氵朝。老扒溫柔地摟著兒媳婦,雙手在兒媳身上四處游走,溫柔地撫摸捏弄肥白大奶和陰阜嫩Bī,說著令陳紅意亂情迷的淫話「:媳婦…你真美…公公好愛你…nǎi子又大又柔軟…屁股肥白挺翹…騷嫩的小Bī又窄又緊…真是女人中的極品…公公肏得你舒服嗎?」「:嗯…公公…你的jī巴又大又長…花樣又多…又干得久…媳婦好舒服…差點讓公公肏死了…」陳紅意亂情迷下說出了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話。老扒覺得渾身粘粘的,便抱起陳紅說「:我們先洗澡,然后到酒店吃飯。」  陳紅已被公公肏得渾身無力,任由老扒抱進浴室老扒把浴盆放滿水,然后和兒媳婦一起進入浴盆,翁媳倆互相搓洗對方的身體,陳紅搓著jī巴的手感到手中的jī巴有了變化,如死蛇般的jī巴又漸漸漲大「:壞jī巴…又大了…公公你真行…」  「:嘿嘿…這就是公公的過人之處…大jī巴剛射完精馬上又能抬頭…媳婦你想不想再嘗嘗…」「:壞公公…媳婦才不要了呢…」  陳紅雖然這么說,可手依然搓弄已硬梆梆的大jī巴,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充滿欲望地看著覽公公,老扒扒開兒媳雙腿,大jī巴肏入騷嫩的小Bī,在水里大干特干起來,這個澡又洗了差不多兩個鐘頭,老扒變著花樣折騰奸淫著兒媳婦,什么站立式……跪式……狗爬式……后背式……69式……摟抱式……陳紅被公公折騰得渾身軟綿無力,任由公公奸淫蹂躪,最后在兒媳婦高聲淫叫聲中老扒又射出一股濃精,而陳紅也達到第四次高氵朝。洗完后翁媳倆互相摟抱著走出浴室,老扒對陳漢紅說「:媳婦…晚上別走了,留下來陪公公睡覺…」陳紅想了想答應老扒「:晚上留下來陪你睡覺也行…不過過了今晚你不許再碰我…不然我現在就走…」老扒忙答應。飯后翁媳倆又去逛商場,老扒為兒媳買了兩套高檔吊帶連衣裙,兩條透明睡裙,一條白色的一條紅色的,幾套內衣褲,還有一雙高跟涼鞋和拖鞋。回到家已是晚上10點。進屋后陳紅先去洗澡,老扒則擺弄攝像機,剛弄完陳紅就從浴室出來,身上穿著剛買的白色透明的低胸吊帶睡裙,里面真空,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露出大半,紅色的rǔ頭凸顯,裙擺只及肥臀,裸露在外的白嫩的大腿和小腿充滿肉感,肉乎乎的白嫩腳丫讓老扒直想啃兩口,肥美挺翹的大屁股向后翹起,老扒摟住兒媳婦就要求歡,陳紅推開他嬌嗔道「:不要急嘛…一回來就要搞人家…你先洗個澡…身上臭死了…反正媳婦又不走…等下讓你肏個夠…jī巴洗干凈點」老扒忙脫掉衣褲沖進浴室,只沖洗了jī巴就走出浴室,陳紅見公公光著身子這么快就出來嬌嗔道「:下午洗了兩個小時,現在兩分鐘不到,壞蛋…」  老扒淫笑著說「下午是和媳婦你一起洗,現在一個人洗當然快了,不然媳婦你和公公一起再洗,公公保證又要洗兩個鐘頭。」  「:呸…壞公公…媳婦才不要和你一起洗…壞死了」老扒讓兒媳婦坐在寬大的沙發上,打開電視機和錄像機,挨著兒媳婦坐下,畫面出現一個老頭和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婦在沙發上說話,不一會老頭摟住美少婦親著嘴,美少婦熱烈回吻,畫面一換,美少婦已脫下老頭的衣褲,蹲在他胯下替他含屌,老頭撩起少婦的衣服伸手捏著大nǎi子說道「:媳婦…喬起頭問」:公公…兒媳婦舔得你舒服嗎?」陳紅知道這也是翁媳在偷情,手捂著臉嬌嗔道」:壞公公…讓兒媳婦看這種片子「老扒一把摟過兒媳婦」:怕什么…把手拿開…看看…他們和我們一樣…也是公公和兒媳婦偷情…你多學學他兒媳婦…她知道怎樣伺候公公…怎么含屌…怎么叫床「說著一手把兒媳婦的手拿開握住自己漲硬的大jī巴,一手穿過腋窩伸入睡裙握住兒媳婦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陳紅軟弱無力地躺在公公懷里,雙手分別搓揉和捏弄著公公的大jī巴和大卵蛋眼睛盯著電視,這時畫面里翁媳倆正用69式互相口交嘖嘖聲不絕,老扒對陳紅說」:我們照樣子來…「陳紅羞澀地點點頭,老扒便平躺在沙發上,陳紅跨伏在公公身上,肥臀對著公公的頭,張嘴含住公公的大屌細心地舔吸著。老扒也扒開媳婦的Bī,伸出舌頭吸吮著,陳紅一邊舔吸公公的大jī巴一邊從嘴里扯出幾根jī巴毛說」:壞jī巴公公…jī巴毛這么多…害得媳婦吃這么多…「老扒拍拍媳婦的屁股,說」:肏逼了「  陳紅配合地轉過身,手抓住公公的大jī巴,肥臀往下一坐,騷Bī吞沒了大jī巴,陳紅一面上下聳動肥美的大屁股,一面看著電視里淫穢的電視畫面,電視里翁媳倆肏得正歡,媳婦也跨騎在公公身上淫蕩地扭動身體,她公公雙手抓住大nǎi子揉搓著,陳紅看了更加情欲高漲,學著電視里的樣子上下左右淫蕩地扭動肥臀伏下身子,香舌伸進公公嘴里,完全不顧公公嘴里的煙味,任由公公吸啜自己柔軟的香舌和香津,并互相攪舔對方舌頭。  老扒坐直身子,雙手緊緊摟住陳紅柔軟的腰肢,屁股用力向上頂,陳紅被公公肏得淫聲浪叫」:大jī巴公公…jī巴好大…真會肏媳婦…大jī巴真好…又粗又長…肏得兒媳婦好舒服…公公你怎么這么會肏逼呀…媳婦讓公公給肏死了…「」:騷媳婦,公公肏得你舒服吧…啊…小Bī真緊…夾得公公好舒,服…「陳紅被老扒肏的欲仙欲死。雙手撐著沙發,一腳彎曲搭在沙發上,一腳抵著老扒下巴,聳動肥美白嫩的大屁股迎合大jī巴的抽肏,嘴里更加大聲地淫聲浪叫,老扒把兒媳婦散發著淡淡香氣肉乎乎的白嫩腳丫放緊嘴里舔吸著。  老扒把兒媳婦抱起,在客廳四處游走,一邊走一邊狠狠地肏著兒媳婦,陳紅,雙腿緊緊夾住公公的腰,雙手摟著公公的脖子,任由公公奸淫蹂躪自己,終于老扒在兒媳婦第二次高氵朝時射出一股jīng液,陳紅已無力地癱軟在公公懷里。  這一夜老扒幾乎一夜沒睡,連干5次,不斷地變換花樣奸淫折騰兒媳婦,陳紅被公公折騰了一夜,騷嫩小Bī……嘴里……大nǎi子……到處都留下了公公射出的白花花的jīng液,這才和公公相擁著昏昏沉沉睡去。

  夜夜春宵伴嬌媳愛丈夫走了一個星期了,陳紅一覺睡到9點才起床,大嫂和二嫂約好說要來玩,現在還沒來,閑著沒事,走進浴室脫掉粉紅色的吊帶睡裙,接著脫下粉紅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和內褲,露出雪白細嫩的肉體,打開花灑,細細水珠打在大腿根處引起異樣漪漣,心里涌起一股欲念,腦海里出現公公淫笑的臉及胯下粗長的大jī巴,那讓自己欲仙欲死的抽肏,以及自己在公公胯下婉轉嬌吟的淫蕩樣子,手指不知不覺肏入小Bī,幻想著大jī巴在抽肏騷Bī,」叮咚「有人在按門鈴,陳紅壓下欲念,以為是阿敏和阿蓉來了,穿上睡裙,乳罩和內褲也沒穿就走去開門,門一開卻看見老扒一張臉,忙想關門,老扒一腳低住門強行擠進門,老扒進門后關上門,似笑非笑地看著陳紅陳紅惱怒地問道」:你來干嘛老扒看著嬌艷欲滴的兒媳婦說「:來看你……打電話叫你去我那你不去……我只好來這看你了……  說著摟住兒媳婦嬌美的身子,握住大nǎi子揉捏著,陳紅奮力推開老扒」:說好不許再騷擾我的……你再這樣我要喊了……  老扒松開手,拿出一盤碟子放進影碟機「:你先看看……等會你就不會拒絕了……這時畫面出現淫亂的性交場面,陳紅腦子轟的一聲,跌坐在沙發上,只見自己含著公公的大屌,而公公也吸舔著自己的騷Bī,畫面一變,自己跨坐在公公身上聳動肥臀,含著大jī巴的騷Bī流出乳白色的淫液,嘴里還:大jī巴公公……真會肏兒媳婦……媳婦以后天天讓公公肏」等淫聲浪語,陳紅沒想到老扒會拍下那天淫亂的場面,陳紅把碟片取出砸爛,怒斥道「:你為什么要這樣…」老扒淫笑著說「:還不是為了你…叫你去我那你不去…這些片子多得是…只要你順從我…片子都給你…否則…我就給大家看…其實讓公公玩玩有什么關系…既可以打發寂寞又可以享受老公以外的大jī巴…滋味可大不一樣…你自己想想吧…想通了到臥室來…」  說完向兒媳臥室走去,老扒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嗅著枕間兒媳留下的淡淡幽香,有了這個撒手锏,他不怕兒媳不上鉤,臥室外陳紅呆呆地站著,腦子一片混亂「:怎么辦…萬一傳出去…怎么見人…老公會怎么樣?不…不能傳出去…算了…還是…」  陳紅想到這,輕輕打開臥室的門,老扒看見兒媳進來,得意地笑道「:想通了么…睡裙脫了…到床上來…幫公公脫…」  陳紅脫下睡裙,露出雪白豐滿的身子,爬上床解開公公的皮帶扣,連著內褲一起褪下丟在床邊,接著把衣服脫下,傾刻間翁媳倆裸呈相對,老扒用手搓著粗長漲硬的大jī巴對兒媳說「:你知道怎么做吧…」陳紅點頭俯下身張口含住公公的大jī巴,先伸出香舌舔了舔馬眼,再舔了舔guī頭,一股騷味刺入鼻端,陳紅忍著把guī頭含進嘴里,柔軟的香舌繞著guī頭打轉,一手握住大jī巴,一手搓弄卵蛋,含了一會,吐出大guī頭,偏頭舔吸大jī巴四周,一會又舔吸卵蛋,老扒享受著兒媳婦為自己口交,舒服極了,坐起來一邊看兒媳為自己口交,一邊伸手握住兒媳柔軟白嫩的大nǎi子揉搓,陳紅不一會就發出人銷魂的嬌吟,騷Bī也流出些許淫液,老扒又躺下拍拍兒媳的屁股,陳紅會意地回身跨坐在公公身上,騷Bī低住公公的頭,抓住公公的大jī巴繼續舔吸,老扒也含住騷Bī舔弄著,陳紅被公公舔得yín水源源不斷涌出,嬌吟著「:公公…你好會舔媳婦…媳婦受不了了…好公公…快用大jī巴肏媳婦吧…」  老扒聞言推翻兒媳,大jī巴就著yín水「卜滋」一聲全根進入騷Bī,只剩兩個大卵蛋在外晃動,陳紅在大jī巴進入的剎那長吁了口氣「:好大…大jī巴公公…輕點…你弄痛媳婦了…輕點肏…媳婦會受不了的…」老扒淫笑著「:騷媳婦…騷Bī真緊…公公慢慢弄…等下就好了…包你等下喊大jī巴公公用力肏…」「:嗯…壞jī巴公公…媳婦才不會要你用力肏呢…」  老扒輕抽慢肏著大jī巴,不一會覺得騷Bī寬松了不少,又見兒媳嬌艷欲滴欲拒還迎的模樣,知道可以用力了,就大力抽肏,抽出時只有guī頭含在騷Bī里,肏入時只剩卵蛋在外面,全根而入,肩頭扛著兒媳婦白嫩的大腿,雙手撐著床,俯身努力肏干,一時只見大jī巴快速地在騷Bī里出出入入,乳白色的淫液順著騷Bī和大jī巴流到床單上,陳紅被公公一陣狠肏,舒服透頂,嘴里淫聲浪語再度響起「:大jī巴公公…你的jī巴好大…真會肏兒媳婦…媳婦好舒服…用力肏媳婦…肏死媳婦算鞍了…大jī巴公公…壞jī巴公公…你真會肏兒媳婦…會肏兒媳婦的壞jī巴公公…肏死兒媳婦了…啊…啊…受不了了…媳婦要來了…用力…對…再里面一點…啊…好美…大jī巴公公…和你做愛好美…比你兒子強多了…以后媳婦天天讓公公肏…啊…來了…大jī巴公公…媳婦來了…」淫叫聲中陳紅來了高氵朝,老扒由于幾天沒發泄,又見兒媳婦淫蕩的樣子,一下忍不住下體緊緊低住兒媳婦,大jī巴一跳一跳地射出一股股濃濃的精液,陳紅被公公濃濃的jīng液澆得花心亂顫,淫液噴灑而出,幾乎昏死過去。shè精后老扒也不急著抽出大jī巴,他是肏Bī老手了,知道事后要溫柔地愛撫女方。摟著兒媳嬌美的身子,撫摸兒媳的大奶及小腹,嘴里說著令兒媳害羞的淫話「:媳婦…你真美…公公好愛你…騷Bī真緊…夾得公公的大jī巴好舒服…怎么樣…公公的大jī巴不錯吧…肏得我嬌美的兒媳婦舒服吧…嘿嘿…」  陳紅從淫欲中清醒了一些,雙手無力地推著公公「:公公…我們不能這樣…這是翁媳亂倫呀…你快走吧…讓人知道了不好…阿民知道了更加不得了…求你了…」「乖順從公公…讓公公好好肏肏你…再說這個事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說完摟住兒媳婦親嘴,陳紅無奈只好伸出香舌讓公公舔吸,禁不起公公的挑逗,陳紅欲念又起,伸手握住公公那已經從騷Bī里滑出來,還沾著淫液的濕淋淋軟綿綿的jī巴,輕輕搓揉著,俯下身將軟綿綿濕淋淋的jī巴含進嘴里一陣舔吸,公公的屌又恢復原先雄偉模樣,老扒推倒兒媳,翻身騎上兒媳嬌軀,挺著粗硬的大jī巴肏入緊窄的嫩Bī,開始新一輪抽肏,一時間大屌抽肏嫩Bī的卜滋聲,老扒的淫笑聲,陳紅的淫蕩呻吟聲,以及肉與肉的撞擊聲,響徹整個臥室,合著空氣中流動的倆人流出的jīng液和yín水氣味,使整個臥房充滿淫糜之氣。老扒扛著陳紅白嫩光滑的雙腿,狠狠地挺動大jī巴深深刺入兒媳騷嫩的小Bī,次次到底,兩顆大卵蛋拍打著肥臀,陳紅也不示弱,雙腿搭在公公肩頭,雙手抱著公公的頭,聳動肥美白嫩的大屁股迎合大jī巴的抽肏「:大jī巴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大jī巴肏得媳婦好舒服…喔…喔…好舒服…大jī巴真好…公公你好會肏媳婦…用力肏吧…」「:公公的大jī巴又叫什么?」  「:大肉屌…大ròu棒…哦…公公你真能干…這次兒媳婦要公公肏一天一夜。」:騷媳婦…你放心…公公今天有備而來…一定像上次一樣肏你一天一夜…公公忍了一個星期沒肏逼了…jīng液又多又濃…等著今天喂給你吃的…公公一定讓你滿意…讓你欲仙欲死…「佑」:壞jī巴公公…大壞蛋…上次媳婦被你折騰了一天一夜…早上起來又奸淫人家一個多小時,害得媳婦回來在床上躺了一天…「」:媳婦啊…做愛就要這樣…時間越久…次數越多…才越舒服…公公拼了命來服侍我的騷媳婦…你還說我壞…如果上次只干你一次…兩分鐘就清潔溜溜…你今天還會讓公公干嗎?嗯…「」:呸…色公公…強奸兒媳婦還說這樣的話…搞了兒媳婦不說…還拍下錄像…說好不再騷擾我了…又拿這些來威脅媳婦…否則媳婦才不讓你干呢…「  老扒快速抽肏了10多分鐘,感覺有些累了,便放慢速度,大jī巴輕抽慢肏著,雙手抓住兒媳光潔白嫩的腳并攏,嗅著散發著淡淡香氣的嫩白的腳丫,時而伸出舌頭舔著腳丫和腳趾縫,時而把腳丫含進嘴里舔吸,陳紅豐滿的大腿緊緊挨著,騷Bī含著大jī巴,輕輕扭動肥臀迎合大jī巴的輕抽慢肏。  陳紅說」:公公…媳婦要在上面…「  老扒巴不得,聞言抽出濕淋淋的大jī巴昂躺在床上,陳紅翻身跨坐在公公身上,嫩白的纖手扶著公公濕淋淋的大jī巴對準騷Bī坐下去,吁了口氣,開始上下左右聳動肥美白嫩的大屁股,一時間只見粗大的jī巴在粉嫩的騷Bī里出出入入,帶著yīn唇翻出翻入,淫液飛濺,陳紅手撐著公公的胸,扭動肥臀,嘴里淫聲不斷」:哦…哦…大jī巴好大好硬…媳婦的騷Bī好漲…啊…公公…你的肉屌好大…你的大肉屌屌得媳婦好肏到花心了…大ròu棒公公…大肉屌公公…大jī巴公公…媳婦的好老公…肏死兒媳婦了…以后不管白天晚上…兒媳婦都要公公的大屌肏!媳婦受不了了…啊…「  淫叫聲中陳紅射出一股陰精,渾身無力地伏在公公身上,一股yín水順著粉嫩的騷Bī流到大jī巴,再流到卵蛋,然后流到床單上,老扒正在勁頭上,豈容兒媳休息,雙手緊緊抓住兒媳肥美白嫩的大屁股往下體按,大jī巴用力向上頂。陳紅鼓起余力扭動肥臀迎合公公的大力抽肏,佑又肏了10多分鐘陳紅睜開媚眼哀求道」:好公公…兒媳受不了了…讓兒媳休息一下吧…「  老扒一邊抽肏大jī巴一邊說」:媳婦啊…你就舒服了…可公公的屌又沒有舒服呀!  「:那媳婦幫你含出來…」陳紅拉出濕淋淋的大屌,也顧不得臟,俯身張口含住沾滿淫液的大jī巴,先把jī巴四周的淫液舔干凈,再舔卵蛋,舔干凈后再抬頭把吃進嘴里的jī巴毛扯出,然后伸出香舌舔著guī頭和馬眼。  老扒滿意地看著兒媳婦舔吃著自己的大jī巴,拍拍兒媳婦的肥臀示意移過來,陳紅順從地把騷Bī送到公公嘴邊,張開大腿,老扒輕輕咬著yīn唇,伸出舌頭舔吃兒媳婦流出的稍甜的淫液,陳紅這邊舔吃公公的大jī巴,那邊被公公舔吸騷Bī,淫欲又起,手搓著大jī巴,抬頭嬌媚地看著老扒說「:公公…媳婦想要大jī巴…」老扒知道兒媳婦想挨肏了,卻故意問「:你不是在吃著公公的大jī巴嗎…還想要大jī巴干嘛…」構陳紅羞澀地道「:媳婦想要…想要公公的大jī巴肏媳婦的逼…壞jī巴公公…」「:想要公公怎么樣肏我兒媳婦的逼呀…」  公公想怎么肏就怎么肏…反正媳婦要公公的大jī巴肏逼…「老扒抱起兒媳翻個身,讓她趴在床上,翹起雪白的肥臀,粗長的大屌深深刺入Bī心,情欲爆發出來,拼命向后聳動雪白的大屁股來迎?白的大奶搓揉著。」:大jī巴公公……大屌公公……媳婦的好公公……屌好大?天要公公來肏媳婦的逼……大jī巴公公……你真是肏逼高手……媳婦以后再也不要其他的jī巴肏了……媳婦的逼只讓公公一人肏……「」:哦……是嗎……連我兒子都不讓肏了?……那老子就對不起兒子了……豈不把兒子的老婆給搶了……「」:哼……你連兒子的老婆都肏了……還說這些話……難怪人家叫你老扒……果然是扒灰的公公……老公……你老爸正在扒灰……現在正趴在你老婆身上扒灰呢……你知道嗎……你老婆被你老爸扒得好開心……好舒服……喔……喔……老公……你老爸的jī巴好大……  嗯……大jī巴公公……肏得你老婆好爽……啊……來了……「」:兒啊……你出去那么久……這又嬌媚又風騷的媳婦不用太可惜了……老爸代你安慰她……你要感謝我喔……兒子啊……你老爸正光著身子在你光屁股老婆身上趴著……正用大屌在肏你老婆的騷Bī呢「:扒灰公公……死老扒……壞老扒……取笑人家……媳婦不來了……」話雖這么說,可陳紅依然扭動肥臀迎合著。  「:啊……啊……噢……老公……公公……大jī巴真會肏媳婦……媳婦的騷逼要爛了……大jī巴公公,……你怎么這么會肏媳婦……  噢……又來了……」淫叫聲中陳紅又來了高氵朝,渾身軟綿綿地趴在床上,老扒也差不多了,翻過兒媳的身子,扛起兒媳白嫩的大腿狠狠肏了幾十下,猛地抽出濕淋淋的大肉屌移到兒媳面前,快速地搓著大屌,陳紅知道要來了。  老扒狂喝一聲,一股又濃又多的jīng液狂噴而出,噴灑在陳紅嘴里……臉蛋……鼻子……頭發上,持續了半分鐘才射完余下的jīng液,陳紅把嘴角的jīng液舔吃干凈,再把大jī巴含進嘴里,又用了兩三分鐘才把jī巴清理干凈。接著翁媳倆光著身子互相摟抱著走進浴室沖洗身上的污穢。  洗完后翁媳倆光著身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休息,陳紅靠在老扒懷里,看著軟綿綿但依然碩長的jī巴,忍不住伸手握住把玩,不一會jī巴又抬起頭,在陳紅手一彈一跳的,陳紅驚呼「:公公你真行……那么快又硬了……」老扒嘿嘿淫笑道道地地「:當然了……公公的jī巴厲害得很……它還肏了你大嫂二嫂一夜呢……」「:什么……連大嫂二嫂也被你給肏了……」「:當然……一屌肏二Bī的滋味真不錯……哈哈……哪時侯」:呸……美死你……你真是壞公公……三個兒媳婦都讓你肏……天底下再找不出這樣的公公了……「說完陳紅淫蕩地看著公公。  老扒不由淫心大動,撲在兒媳身上,硬挺的大jī巴肏入粉嫩的騷Bī,在沙發上再次肏干起來,舷」叮咚「翁媳倆肏得正歡,門鈴響了,倆人一愣,門外響起老扒大兒媳張敏嬌滴滴的聲音」:阿紅……大嫂和二嫂來看你了……開門呀……你在屋里哼哼嘰嘰的干什么……不舒服嗎……快開門「原來翁媳倆只顧著淫亂,淫叫聲都傳到門外了,陳紅急道」:公公……大嫂她們來了……怎么辦……老扒嘿嘿淫笑道「:來得正好……公公今天要嘗嘗一屌肏三媳的滋味說完老扒抱起陳紅向門口走去,邊走邊把兒媳肥美白嫩的大屁股向下體按,陳紅驚呼」:不行啊……她們看見不好的……快放我下來……老扒把門打開把兒媳婦讓進屋,倆人只見公公抱著弟媳,翁媳倆都光著身子,公公的大jī巴還在騷Bī里出入,張敏笑道「:公公你好色。啊……肏著逼就來開門……陳法蓉也說」:是啊……翁媳倆也不避嫌……公公你真行……抱著媳婦肏逼……還來開門……要讓別人看見不。得了……「陳紅把臉埋進公公懷里」:都是他……啊……大jī巴公公好壞……硬要肏逼……羞死了……老扒淫笑著說道「:你們來得正好……把衣服脫了……幾天沒肏你們的逼了……想死公公了……來……」:哼……說得好聽……咱們的逼是怎么樣的可能都忘了…只顧著肏三弟媳的逼了…那還記得咱們呢…「」:是啊…要干也到臥室里干啊…一點不注意…淫叫聲都讓外面聽到了…「說完倆人一陣蕩笑,陳紅更加羞不可抑,埋頭不語。  老扒抱著陳紅走進臥室,張敏和陳法蓉已脫掉衣裙跟著進入臥室并隨手關上門,老扒昂躺在床上,陳紅拋開矜持和羞澀,跨坐在公公身上聳動著肥臀,含著大jī巴的騷Bī流出絲絲淫液,張敏跨坐在公公頭部,享受公公為自己進行口舌服務,嘴里淫叫著」:公公…你好會舔媳婦…舔得媳婦好舒服…「陳法蓉則雙手撐著床跪在公公面前,老扒的中指肏入嫩Bī扣攪。引得陳法蓉也淫聲大叫」:公公…媳婦好爽…你的手好會肏媳婦的逼撾呀…噢…「  老扒不得空閑,大jī巴忙著抽肏陳紅,嘴含著張敏的騷Bī舔吸,手在扣弄陳法蓉的逼,忙的不可開交。陳紅要泄了」:大jī巴公公…大jī巴肏死媳婦了…好美…媳婦要來了…用力…啊…「陳紅達到高氵朝,滾下公公身子,躺在床邊休息,陳法蓉迫不及待地跨上,手扶著大jī巴卜滋一聲肏入騷Bī」:  大jī巴公公…你的jī巴比以前大了…又粗又硬…媳婦的逼裝不下了…好舒服…啊…「陳紅睜開眼睛時,陳法蓉已躺在自己身邊,老扒正壓在張敏身上,扛著白嫩的大腿狠狠地肏著,張敏的肥白大屁股被壓得離開了大床,正扭動細腰迎合公公的大jī巴,淫叫連連」:大jī巴公公…你的屌又粗。大jī巴真好…親親好老公…好公公…媳婦要給公公做老婆…天天要公公的大jī巴肏媳婦的逼…噢…好爽…來了…公公的媳婦老婆要來了…「淫叫中也來了高氵朝。  老扒由于射了兩次,所以還生龍活虎,他要三個媳婦并排躺好,要三人輪流舔吸沾滿淫液的大屌。然后老扒低頭舔吸三人散發著淡淡香氣的六只白嫩嫩的纖纖腳丫,光滑白嫩的大腿,再舔吸三個兒媳婦粉嫩的騷Bī,等他抬頭是滿嘴都是淫液,看差不多了,老扒挺起大jī巴肏入陳法蓉的騷Bī,在肏入陳紅的騷逼,最后摟著張敏肏逼,一時間老扒的哼哈聲……兒媳們的淫蕩呻吟聲……大jī巴抽肏騷Bīyín水卜滋聲……肉與肉的撞擊聲……舔逼含屌的吧嘰聲……充滿整個淫糜的臥房,翁媳四人大干特干,直到老扒精盡人疲,才摟著三個兒媳婦沉沉睡去。  晚上老扒又與三個兒媳婦淫亂了一整夜,直把三個兒媳婦折騰奸淫得渾身無力軟綿綿的才罷手,三人Bī里嘴里都滿是白花花的jīng液。從此以后,老扒有事沒事就和三個兒媳婦或一人或倆人或三人淫亂一番,做公公做到這個份上還有什么遺憾的呢,難怪老扒常說他是最快活的公公的確如此。 

 【完】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排行榜 最新地址發布,進入收藏,永久ziheng88.com


新疆11选5分布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