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道本一二三區視頻_在線不卡日本v二區三區_一道本無嗎dⅤd在線播放一區_一本大道道香蕉a_日本一道本高清二區

圖片小說
圖片
小說

操翻兒媳的茓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ziheng88.com


秦雨今年24歲,身高一米六八,是一家私立學校的任課老師
下班后,秦雨從擁擠的公交車上下來,步行來到家中,這套兩居室的溫馨小屋是他們夫妻剛剛貸款買下的婚房。
拿出鑰匙開開門,秦雨發現衛生間亮著燈,還有嘩嘩水聲,一定是丈夫在洗澡。
剛才擠公交車,自己身上出了好多汗,她也想好好洗一下,來到臥室,對著鏡子開始寬衣。
“如果我進去跟他一起洗,他一定會沖動。
”幻想著丈夫張開雙臂,把自己緊緊抱住,她的臉微微紅了,“或許,他等不到洗完澡,在衛生間就會要了自己。
” 幻想著丈夫強有力的進入,秦雨絕色嬌美的臉蛋暈紅發燙,她把衣服退去。
解開黑色的蕾絲胸罩后,她引已爲傲的一對雪峰立刻失去約束彈出來,雪藕般的手臂、纖細的小蠻腰、高翹的美臀和修長雪白的大腿形成美妙的女體曲線。
她一身晶瑩剔透的冰肌雪膚閃爍著象牙般的潔白光暈,如同一朵渴求雨露的冰山雪蓮,踩著輕盈的步伐走向衛生間。
輕輕推開衛生間的門,里面,丈夫背對著門正在沖洗,他那古銅色的強壯身軀讓秦雨禁不住熱血上涌,一步跨過來,從后面抱住他的腰,把自己柔軟的雪峰緊緊貼在他的背脊上,那對碩大的肉彈因爲擠壓,不斷地變換著形狀。
“老公我回來了。
” 與此同時,秦雨玉手往下一滑,就握住了丈夫那男性的象征,她明顯地感覺到,丈夫的那條大肉蟒在自己的手中一下子就堅硬起來。
“老公,你今天好厲害哦?”秦雨風情萬千的雙眼含羞半閉,玉手不斷撫摸著丈夫的男性象征,它今天好威武,一定可以滿足我,秦雨開始幻想這件強力武器進入自己身體的美景,不知不覺中桃源洞府中流出一股清涼甘泉,順著雪白的玉腿向下流淌。
秦雨的手掌溫柔的來回擼動肉蟒上面的包皮,手指尖在肉冠頂端的獨眼上輕輕滑動,然后又延伸到大寶貝的中央和后部,最后將兩顆核桃輕柔地揉捏。
在她的玉手不斷撫摸下,這條肉蟒變得更加雄壯。
她的一雙小手幾乎都握不過來了。
突然,“小雨,別……別摸了!”洗澡的男人語氣驚慌,扭過頭來阻止。
陶醉在幻想中的秦雨,聽到聲音不太對,嚇得她趕緊睜開眼睛,天吶!自己抱住的男人竟然不是丈夫!而是丈夫的父親,自己的公公——羅興旺。
“怎麼會這樣?天吶,我都干了什麼?”秦雨嚇的趕緊丟開握在手里的粗大肉蟒,“爸爸,你……你怎麼會在這里?”滿面羞紅的秦雨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老旺其實早就慌了,兒子打電話把自己從老家叫來,到家后他安排自己先洗個澡,兒子去菜市場買菜。
可是,衛生間的淋浴器他用不習慣,冷熱水總是調不好水溫,結果耽誤了一個來小時的時間。
好容易把澡洗完了,沒想到兒媳婦竟然闖進來,尤其,她還抱住自己后,握住了自己那十多年沒有用過的男性武器。
被兒媳婦那嫩滑的小手握住,老旺一下子蒙圈了。
直到兒媳婦夸他好厲害,老旺才醒過味來,趕緊阻止兒媳婦。
可是,扭過頭看到兒媳那美麗的酮體,尤其那一雙顫顫巍巍的沈甸甸雪峰,因爲剛才的摩擦,那峰頂的櫻桃已經發硬,老旺連續吞了兩口口水。
秦雨羞愧極了,看到公公在看自己,連忙用手捂住雙峰,卻掩不住一雙玉腿中央那烏黑的森林,“爸爸,你別看。
” 老旺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把眼睛閉上,“小雨,對不起,我不看。
” 秦雨有點生氣,“爸爸,你來我們家,怎麼也不打個招呼,羅明呢?”秦雨慌著找衣服穿,可是她突然想起,自己是光著身子進來的,衣服都脫在臥室了。
正這時候,防盜門被打開,秦雨的丈夫羅明提著兩大包剛買回來的新鮮蔬菜魚肉回來了。
他看到沙發上放著的妻子的坤包,就猜到妻子回來了,就對著衛生間問:“小雨,你今天回來的挺早啊?” 羅明的這一聲足以讓秦雨魂飛天外,剛要跑回臥室找衣服穿的她,嚇得顔色更變,趕緊把衛生間的門一把關死,吞吞吐吐說:“老公,你……今天怎麼提前回家了。
” 羅明把買來的東西放進廚房,說:“我爸不是今天來咱家,我去車站接我爸了。
” 羅明又問:“我爸呢?我去菜市場前還安排他洗澡呢?” 秦雨轉過身看看赤條條的公公,老旺急的都要哭了,要是被兒子看見自己和兒媳婦這樣子,兒子說不定會拿菜刀跟自己拼命啊。
秦雨沖他做了一個噓的動作,然后說:“老公,我沒看見你爸啊。
是不是洗完了,去劉大爺家里下象棋了?” 羅明想了一下說:“肯定又去劉大爺家里下象棋了。
” 兒子買了新房子后,老旺來小住過兩次,認識了同一小區的劉大爺,劉大爺也喜歡下象棋,老婆一提醒,羅明也以爲爸爸洗完澡找劉大爺下象棋去了。
“老婆,我也想洗澡……”羅明說著就朝衛生間走過來。
秦雨嚇壞了,要是老公開門進來看到里面的情景,他會怎麼想?千萬不能讓他進來,“老公,人家還沒洗完呢。
你先把買來的魚肉收拾一下嘛。
” 羅明又把腳步停住,拍了一下腦袋說:“我爸最愛吃酸菜魚,我只買了魚,忘記買酸菜了。
看我這記性。
老婆,我這就回去買酸菜,你好好洗干凈,等我們吃完晚飯,今天晚上你老公我一定要干翻你!” 羅明說完,又穿上鞋下樓去買酸菜了,秦雨聽到防盜門關上的聲音,長舒一口氣,扭頭嬌怒地看了一眼公公,老旺慚愧地把頭低下了。
秦雨趕緊跑回房間把衣服重新穿上,老旺也穿好衣服低著頭走出來,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他覺得,兒媳婦一定會把自己狠狠罵一頓,罵自己老不正經,哎!今天這事也太尷尬了。
不料,秦雨卻面色溫柔地說:“爸爸,今天這事你千萬不要告訴羅明,羅明小心眼,他會誤會我們倆的。
” 老旺紅著臉說:“小雨,剛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當時有點蒙圈……” 秦雨微微一笑說:“爸爸,不要緊,我不會怪你的,都怪我沒看清楚就闖進去了,把你當成羅明了,誰讓你倆長得那樣像呢。
” 兒媳婦沒有怪自己,老旺心里挺感激,兒媳婦真是個好女人,不但體貼關心兒子,而是善解人意,溫柔漂亮,我兒子真是有福氣,娶了這麼好的媳婦。
爲了表示歉意,老旺親自下廚燒菜,老旺的妻子十幾年前生病死了,老旺又當爹又當媽把兒子拉扯大,爲了讓兒子讀大學,他省吃儉用供兒子,連續弦的心思都沒有,村里人給他也說過老伴,可是對方要的彩禮太多了,老旺舍不得。
羅明很快回來了,看到爸爸在廚房燒菜,就責怪妻子說:“小雨,爸爸剛來咱家,還沒休息。
你就讓他下廚?” 老旺趕緊說:“是我自愿的,難道你小子嫌我做的飯菜不合適?” 秦雨夸贊說:“爸爸廚藝好,我們大家都喜歡吃。
” 一家人團團圓圓吃了晚飯,羅明就纏著妻子要親熱,秦雨嬌羞地說:“老公,再等一會兒嘛。
我先去洗個澡。
” 羅明詫異地說:“你不是剛洗過?” 秦雨說:“人家又出汗了嘛,老公,你等我。
” 羅明只好耐心等待,很快,秦雨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她換了一件淺色睡衣,裙子外面露出的肌膚象牙肌膚般白潤柔嫩,玲瓏剔透的身材無限美好,胸前領口露出深深的乳溝和白潤的乳峰,令人心動旌搖,尤其她身上那芬芳馥郁的熟|女體香傳過來,羅明心都醉了,下身脹得硬硬的,幾乎快把褲子頂破了。
羅明情不自禁地把妻子緊緊地摟在了懷里,右手撫摸著她渾圓豐潤的臀|部,胸膛也緊貼住妻子尖挺而有彈性的圣女峰上,感覺柔軟而彈性十足,羅明心神俱醉,雙手趁勢鉆入睡衣,里面沒有戴胸罩,羅明大手握住那對豐滿的雪峰,輕輕揉摸起來。
“老公,我愛你,好想被你操,我喜歡被你操的快死的那時候的感覺……”妻子低聲呢喃,火辣辣的目光朝他看來。
聽著妻子的柔情蜜語,羅明欲|火升騰,用力將妻子摟抱在懷里,讓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撫摸著她裸露出來的光滑的后背,以及綿軟蠻腰,然后慢慢向下揉|捏著妻子豐腴滾圓的翹臀,雖然隔著薄薄的裙子,可以清晰感受到久違的妻子的玉臀肉感彈力十足。
秦雨嬌笑著,用那彈力十足的翹臀故意摩擦著羅明最堅硬的部位,這種姿勢太撩人,相信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羅明喘著粗氣把妻子的睡裙掀起來,里面竟然是真空,奶油般白皙滑|膩的腹肌讓人百看不膩,私|處烏黑柔亮,微微上卷,增添幾分柔媚。
羅明喘著粗氣,把妻子推到在床上。
秦雨很配合,把雙腿打開,那桃花洞口已經濕漉漉了,兩扇玉門自動張開,里面流淌出陣陣芬芳的蜜汁。
看到老婆出了這麼多春水,羅明再也忍不住了,挺起肉筋弩張的大肉蟒,狠很插入嬌妻的幽谷中。
隨著丈夫的進入,秦雨發出一聲長長的嬌吟,伴隨著丈夫忽起忽落的進進出出,她主動地聳翹起潔白圓隆的高臀,配合著丈夫抽|插;兩只豐滿碩圓的奶子地垂著不住的晃動,晶瑩的汗珠順著流到乳峰上,修長白膩的大腿向后夾住了丈夫不斷晃動的肥腰,雪白隆起的翹臀前后不停搖動,淫|蕩的追求著抽|插。
羅明的肉蟒不住的摩擦著柔嫩的肉壁,秦雨口中語無倫次地不斷嬌呼著:“那里……好舒服……老公,你好棒……” 羅明開始細膩的作著活|塞運動,刮弄著細嫩的幽谷甬道,嬌妻幽谷甬道的嫩肉被研磨的舒爽無比,緊緊纏住他的肉蟒,秦雨更是不斷發出甜美的哼聲,那細致而無處不到的摩擦較兇猛的抽|插是完全不同的感覺,她咬緊牙關,更用力扭動美臀。
忽然,秦雨翹起屁股:“老公,求你用力啊,再深一些,我要……泄了……” 緊跟著,她全身劇烈的顫抖著呼叫。
小嘴兀張,臉龐輕輕顫抖,從紅唇之間流泄出透明唾液閃閃發光,“老公,人家……快要被你操死了!加油干我啊……” 老旺正在陽臺上抽煙,突然一陣斷斷續續的女人呻吟聲傳入耳朵,他身子一激靈扭頭查看。
老旺居住的這個客房和陽臺是相通的,陽臺西面的玻璃窗正好挨著主臥室的窗戶,老旺驚奇地發現,兒子臥室的窗簾沒有拉嚴實,露著足足巴掌寬的縫隙。
“難道,這聲音是我兒媳婦弄的?”想起白天在浴室和秦雨的曖昧接觸,老旺的下身立刻勃起來。
他鬼使神差來到窗簾下,順著那道縫隙往里看去,漂亮的兒媳婦,一雙雪白的玉腿高高舉起著,緊緊纏繞住兒子腰臀上面,她柳腰款擺,美臀輕搖,正在縱體承歡兒子的用力撞擊。
但見兒媳婦胸口急速起伏,一雙豐美的雪峰顫抖不停,她嬌喘吁吁,螓首左右搖擺,一頭烏黑秀發飛散,一雙星眸似開似閉,面部表情極其嬌媚冶豔,性感小嘴不斷浪啼哭叫,似是陷入至高的性欲高|潮中…… 老旺看得目瞪口呆,頭一次看這麼刺激的活春宮,老旺反應強烈,下身漲疼,他情不自禁把手伸進去握住自己。
除了興奮,刺激的感覺,還有一種害怕被兒子兒媳發現的複雜情感。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我竟然偷窺他們,真是老不要臉。
老旺臉上發燒,轉過身子要離開。
可是,身子轉過來,步子卻沒邁動! 老婆去世后這十來年,老旺一直過著無性的生活,埋藏在心底那團欲|火,一旦燃燒起來,再也沒法控制。
這時候,秦雨又一聲高昂的叫聲從窗戶縫里傳過來,老旺趕緊扭回身。
只見兒媳婦上身嬌軀猛地抬起,一聲長嘶。
美目圓睜,誘人的玫瑰紅頓時布滿了她整個如玉的嬌軀,接著一陣長達半晌的戰栗,豐滿的嬌軀被兒子壓著重重砸下,雙目失神,瑤鼻賁張,紅潤絕美的櫻口半張顫抖片刻后,方才開始喘氣。
憑經驗,老旺知道兒媳婦一定是高|潮了,可兒子還在猛烈沖刺! 老旺覺得自己都要爆炸了,突然看到身邊的衣架上掛著兒媳婦晾著的內衣,就順手拿過來把自己那根快要爆炸的家伙緊緊包裹住。
兒媳婦的粉紅色小內|褲真的好柔軟,拿在手中一點重量都沒有,絲滑絲滑的包裹著老旺,給老旺造成一個假象,就仿佛已經插入兒媳婦那滑嫩的桃花洞里,“兒媳婦,我真想……給你啊!” 老旺的手速越來越快,氣喘如牛,全身繃緊,眼睛一眨不眨地緊盯著兒子身下那具雪白的胴體,頃刻間快|感山洪爆發般涌來,他只覺得大腦一陣眩暈,身子一哆嗦,數不清的滾燙洪流全都噴在那個小布片上。
與此同時,屋里面羅明也偃旗息鼓趴在秦雨身上不動了。
一種深深的自責涌上心頭,老旺害怕地把那件粉紅色的小內內丟回原地,做賊般回到客房床上躺下,心里兀自砰砰直跳。
這一夜,老旺失眠了,眼前全是兒子和兒媳婦纏。
綿的情景,兒媳婦那雪白渾圓雙峰就像烙印一樣,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排行榜 最新地址發布,進入收藏,永久ziheng88.com


新疆11选5分布走势图